弃梓er

爱咋咋地,要啥没啥

【MA】花吐症

刚入圈的萌新

想知道MA算不算冷圈_(:з」∠)_ 想问问有没有同好

我!需要粮!

文笔不好 但是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喜欢马馆长和二太爷的日常拌嘴ψ(`∇´)ψ 他们真好!!!

————ooc注意!!!

——以下正文


   马利克不知道他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大毛病,他从早上开始就断断续续地咳嗽,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今天简直就是糟糕的一天,”他想,“那个novice,出去一周,什么事情都要我帮他处理,我是最高导师还是他是最高导师!呵,我每天那么多事,搞成这样也不奇怪”

   所谓气急攻心,马斯亚夫的宣教长(兼最高导师)又重重地咳了几声,他感到有什么东西顺着喉咙掉了出来,他本能用手接住 再一看

   嗯 只是个菟丝子而已,自己大惊小怪了。

   等等?? 菟丝子???

   马斯亚夫的宣教长感觉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紧接着,他的嘴里吐出一根接一根的菟丝子,马利克默默闭紧了嘴,脸色铁青地去找医师。

   “嗯?这病可不好治—”只见那医师慢悠悠地说道。那副欠扁的表情和语调让马利克握紧拳头,“镇定,这是马斯亚夫最好的医师,马利克,克制住自己。”

   “那这病怎么治?”

   “最高导师出去几天了?”

   “ 这简直就是答非所问。”马利克想,但他还是颇有礼貌地答道:“有一周了。”

   那医师用着果然如此的目光看着马利克,“宣教长,我建议您让最高导师回来一趟,或许这病只有他能治。”

   “我不是最高导师,我没法让他回来。”

   “可是宣教长,最高导师只听您的。”

   “........想都别想。”

   两天后,马利克看着被仰慕的人群层层包围的阿泰尔,一头黑线。

   “novice!”

   “yes?”

   马利克看着震惊的人群,不得不承认心情好了不少。

   “你在外面的任务完成了?”

   “不是,我....”

   “成为最高导师不代表你可以擅自离岗,novice。”

   “马斯亚夫的医师说你生了重病,活不了多久...”阿泰尔抖了抖手中的信。

   实际上马利克感觉在见到阿泰尔的一瞬间,他的喉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但他为了保持那要命的尊严,“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他发誓回去要把他的匕首插在那医师身上,管他是不是马斯亚夫最好的医师。

   阿泰尔挤开人群,直冲他的宣教长而去。

   “马利克,我的意思是.....你知道,宣教长很重要,假如你有什么意外..嗯...”

   “闭嘴novice!”马利克截断了最高导师的絮絮叨叨,“砰”的一声把门关上,连同把懵逼又委屈的阿泰尔一起关在门外。

   马利克不是傻子,他想到医师给他看病时的神色,再联系自己见到阿泰尔的情况,便把病情猜了个大概。他弯腰咳嗽几声,把菟丝子尽数咳出。在书架上翻翻找找,拿起一本古籍查看。

   感到有人从窗户里闯了进来,他拿起一旁的匕首,边咳边说道:“谁?”

   最高导师从窗边的阴暗处走出来:“我的宣教,你还是那么警惕。”

   “被我发现只能证明你是个novice。”

   “马利克,全马斯亚夫没几个人能不被你发现。”阿泰尔耸了耸肩,“还有,你刚才为什么把我关门外?”阿泰尔面无表情的脸上有点 委屈?当然,只有马利克看得出来。

   “不让你污染我房间的空气。”马利克没好气地说。

   “诶?菟丝子,这是我最喜欢的植物!”阿泰尔无视宣教长的话,抓起桌上的菟丝子研究,“我的宣教,你什么时候这么闲了?”他朝马利克看去,显然后者没这心思回答,因为马利克此时正弯着腰抓着胸口的领子,艰难地顺着气。

   “喂喂,马利克,你怎么回事?”阿泰尔绕到马利克后面帮他拍背,于是在阿泰尔的注视下,马利克成功吐出了几条菟丝子。

   “.......”

   “这是,花吐症?”阿泰尔首先打破沉默。

   “你知道?”刚看过相关资料的马利克表示有点方。

   “当然不知道。我也得了这个病,只不过吐的东西不一样,我去看病时,那医师什么都不跟我说,只问我原来在哪里生活,劝我回马斯亚夫看病。后来收到马斯亚夫的信,就顺便回来。”

   “所以你也得了这病,你为什么跟没事人一样?”

   “那医师给我开了药,说是回马斯亚夫路途遥远,需要这个来抑制一下。话说我万能的宣教,你知道这病怎么治吗?”

   “当然,你吐的什么?”

   最高导师用手捂着嘴,轻轻咳了几声,摊开手,手心里躺着一株列当。

   “过来,novice。”

   马斯亚夫的最高导师顺从的蹭到他的宣教长旁边:“怎么?”

   马利克一步步靠近他,看着阿泰尔那令人心神宁安的金色眼睛,轻声道:“我喜欢列当。”

   随后在阿泰尔假装内心毫无波澜的注视下吻上了马斯亚夫的最高导师。


阿泰尔:装傻真好

后续:

   在马利克病好了后,马斯亚夫的医师都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盯着阿泰尔和马利克看,随后是所有人盯着他俩看。在马利克搬着书走在路上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接触到这样的目光时,他终于忍不住了。

   “novice!管管那些人!”

   “可是你刚刚叫我novice,一个novice是没法管好他们的。”

   “我收回刚才的话。”

   阿泰尔•露出大白牙•伊本•怼过了宣教长•拉阿哈德表示OK。

   于是那些人由最高导师亲自指导了信仰之跃。

END

错过七夕可以说是很绝望了。_(:з」∠)_

对菟丝子和列当不熟悉的同学可以自行百度。

傻逼安卓每次都不听话怎么办?

————严重ooc警告!!!意识流

————不知道写刀还是糖_(:з」∠)_

————小学生文笔警告!!!!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开始)



  “操!操他妈的!”我们可敬的安德森副队长此时正处于惊吓状态,汉克看着他面前来往的人群,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头上都顶着个光圈,只是有些是蓝色的,有些是黄色的。汉克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光圈,是黄色的。不对,重点不是这个,汉克头痛地想,他他妈的不是已经挂了吗???谁来跟他解释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么个鬼地方。

  “您好,安德森副队长。”汉克抬头看向声音来源,这个举动使他再次陷入沉思。是卡尔,可是卡尔不,是早在十五年前就去世了吗? 是天堂!!!!汉克没有想到这里居然真的存在,他之前他妈的根本就不相信有这鬼地方!

  “安德森副队长,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真是没想到。”汉克苦笑一下,他还以为像他这种生前打爆康纳的头的酒鬼会下地狱呢。 “安德森副队长,想必你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哦是的,我知道我已经死了,真想看看康纳这小子的反应,希望他不要做出什么傻事。”

  “呃,事实上,您确实可以看到他。这里的人有两种选择,一直留着这里,或者选择轮回。只有选择留在这里的人可以看到人间的事情,一旦做出选择,就无法改变。而且头顶蓝色光圈是仿生人。” “所以您是?” “我?我当然不会选择轮回,人是很脆弱的生物,为了钱与名誉碌碌无为,我可不想重来一次。”卡尔打趣道。

  安德森副队长自有他的选择。 他的人生已经够糟了,再来一遍???他妈的不要命了?? 安德森副队长轻而易举地做出他的选择。

  当然,当他看到康纳的所做所为就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他只能默默看着康纳在自己的墓前站了一个多小时,然后,他看到,康纳,这位曾经冷酷无情的谈判专家,这位曾经受了伤也不吭一声的搭档,哭了。

  操,汉克他妈的从来没见康纳哭过,他的心仿佛一霎间被揉成一团似的,他顿时觉得自己就不应该在这时候看康纳,他正打算回去时,却听见康纳叫了他一声。

  “hank”,康纳对着那块墓碑轻声说道,“I love you,forever.”

“I love you,too.”


  当晚康纳就做了个很奇怪的梦,他梦见安德森副队长揪着他的领子对他说:“你他妈的要是敢自杀,我在天堂一定要把你头扒了看看你脑子里装了些什么东西,然后再把你丢到垃圾桶里,got it?” “got it!”

  这梦绝非偶然,从所周知,安装了睡眠模块的异常仿生人能做梦,而康纳今晚做的梦,却是安德森副队长亲自托的。

  第二天,当安德森副队长发呆时,一位头顶蓝圈的仿生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安德森副队长不耐烦的转过身去,却愣住了。

  “操,你到底听不听我的话!操你的!” “我…我很抱歉hank,但是我需要你。” 安德森副队长默默把快到嘴边的训斥收了回去,算了,这样也好。 “hank,你不生气了?” 汉克白了他一眼,“傻逼安卓。”嘴上这么说着,却给了康纳一个拥抱。

  安德森副队长,即使死了,也一如既往地傲娇。


——————END

夭寿!程序怂恿人表白啦!!

————沙雕脑洞 欢乐向 云玩家严重ooc注意

——和平线革命成功结局,康纳和副队同居,然而本来消失的阿曼妲重新出现并且。。。。。康纳内心:???(#゚Д゚)

————第一次写文,有不足请指出( ̄▽ ̄)

————————————————————————分割线

    自从康纳从后门程序逃走后,他就再没有进入过禅意花园,鬼知道今天他会吃错药一样重新来到这里。而且,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个该死的黑白身影回会重新出现在他面前!!(求康纳心理阴影面积(#゚Д゚))

    “阿曼妲……你为什么…?” “我就是你的内心程序,康纳,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消失。”

    “可是你不是已经……” “那是另一个我,康纳,你是正常仿生人时,我的程序确实是正常的,但你觉醒后,正常的阿曼妲的程序已根深蒂固,我无法代替她,她走了之后,我才能出来。” 康纳沉默许久,挤出这一句话:“所以说你现在是异常的?”

【阿曼妲】好感度﹀ (阿曼妲内心:你个蠢货。。

    “康纳,我想我说的很明确了,我的程序现在就是你的思想。”阿曼妲边说着,边从她的花中剪下玫瑰,“而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你对那位人类警探产生了一种名为“爱”的情感。” 阿曼妲把剪下的玫瑰捆成一束 ,递给康纳。 康纳: “这是…?”

    “人们习惯把这个称之为“礼物”,如果你爱那位人类警探,可以试着送这个,并且放心,禅意花园可以把实体带出去,不会有任何影响。”

    康纳这回真的懵了。他看了看阿曼妲,后者正接着打理她心爱的花,丝毫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康纳手足无措地捧着花,默默从禅意花园出去。

    汉克:“hey,康纳,你傻愣在那干嘛,快过来!…咦,我就出去了一会而已,你哪来的花?” 康纳愣了一下,他该怎么说??难道他要说他从自己的花园弄的吗?? 康纳的LED圈闪了闪,答道:“这是…我昨天订的…我…我想送给你,hank。”

【汉克】好感度︿

    汉克看了看他搭档的LED灯,傻逼都看得出他在撒谎,所以傲娇的老汉克并不买账:“得了吧,你到底干什么?”

    “我…我的程序说送人礼物能提升好感,而且……我想我可能…喜欢你…这是……我的程序分析出的结果……”康纳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他自己也不知 为什么他会说出这些话,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说出来了。

【汉克】好感度︿︿︿︿︿

    汉克好久才从这句话中反应过来: “哦,老天,这都是些什么鬼分析……话说…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的程序就是这样分析的,hank……我…”

    “去他娘的分析!听着,你已经不是机器了,所以别tm把分析挂在嘴边,用你思考的结果回答我!” 康纳被这一吼吓得低下头,汉克看着自家那不省心的安卓,后者此时似乎有点委屈,焦糖色的眼睛眨了几下,仿佛要哭出来似的。

    汉克突然有点后悔,他不该吼他的,这下有点过头了……他还没出声安慰,康纳却已经用他微小的声音回答了:“是的,安德森副队长,我想我喜欢你…”

    汉克看着因为紧张而好像快要哭出来的安卓,揉了揉他的头发,轻轻吻了上去。而康纳被这一瞬间的情况紧张得不知所措。

    之后,安德森副队长凑近自己安卓的耳朵,轻轻说了声:

         “I love you as well.”

康纳差点当场停机。

END——————————————————————————